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場薪聞 > 行業百科 > 職場心得 > 技能報國正當時——新中國成立70周年高技能人才工作巡禮
技能報國正當時——新中國成立70周年高技能人才工作巡禮
作者: 時間:2019/10/9 閱讀:4666次

“寧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這是鐵人王進喜的豪邁誓言。

“我們用事實證明:中國的碼頭工人不比別人差,別人能干的,我們也能干,別人不能干的,我們照樣能干!”這是當代“金牌工人”許振超的自信宣告。

“擁有精湛的技能,一樣可以讓生命熠熠生輝。”這是斬獲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最高榮譽“阿爾伯特·維達”大獎的新時代技工宋彪的人生宣言。

國家發展靠人才,民族振興靠人才。70年風雨兼程,70年滄桑巨變,技能勞動者始終是推動歷史進步的動力。高技能人才是各行各業產業大軍的優秀代表,是技術工人隊伍的核心骨干。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步入“快車道”,技能報國、匠心回歸,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成為時代風尚。

夯實制度地基

吹響進軍技能大國的嘹亮號角

人才造就偉業,時代呼喚人才。黨中央對技能人才發展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作為一個制造業大國,我們的人才基礎應該是技工。”“工業強國都是技師技工的大國,我們要有很強的技術工人隊伍。”這些重要論述,為高技能人才事業發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鐵人式好工人”王為民、“油井女杰”束濱霞、“焊接巧匠”高鳳林、“創新楷模”王洪軍、“高空養路人”趙大坪、“機電大王”楊杰……一批批技能楷模和大師成長的背后,是技能人才建設政策制度的有力支撐。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在廢墟上站立起來。歷經戰亂,失業成為新生的人民政權面對的一個棘手問題。為破解這一問題,1950年5月,政務院通過《關于救濟失業工人的指示》。隨后,全國各地普遍開展了以工代賑和轉業訓練。從1950年到1953年,全國參加職業訓練的失業人員達15萬多人,眾多人通過培訓獲得了工作。

1953年,我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對技術工人的需求激增,國家開始建立有計劃培養后備技術工人的制度,“一五”期間,相繼出臺《技工學校暫行辦法草案》《工人技術學校標準章程(草案)》等,確立了我國技工教育的基本制度。從1949年到1959年,全國共培養技工20余萬人,通過各類形式培訓技術工人800多萬人,奠定了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工人隊伍主體。

1978年,國務院批準全國技工學校綜合管理工作由教育部劃歸勞動總局,各級勞動部門開始恢復和建立職業培訓管理機構,積極開展職工培訓工作。

改革開放初期,把經濟建設轉到科技進步和提高勞動者素質的軌道上來,是經濟建設實施的重要指導方針。1981年2月,《關于加強職工教育工作的決定》頒布,全國職工培訓工作出現了蓬勃發展的新局面,到20世紀80年代末,對3000萬職工進行了初中文化、初級技術補課和政治培訓,累計培訓職工達2億人次。全國各類職工學校、培訓中心,以及企業辦學率達70%以上,許多大中型企業投資建起了工人技能訓練基地,工人技術等級培訓穩步發展。在工人中評聘技師、高級技師,調動了工人學習技術業務的積極性,累計培訓中級工1200萬人次、高級工350萬人次,評聘技師20萬人次,初步形成從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到技師、高級技師的工人技術等級和技術職務序列及培訓體制。

長期以來,我國在人才培養方面推行單一的學歷文憑制度,限制和妨礙了勞動者在不同層次、不同方向的發展,也造成職業培訓工作重理論知識、輕操作技能,重學歷文憑、輕工作經驗,脫離經濟實際、脫離生產勞動的傾向。為此,1993年7月,原勞動部頒發了《職業技能鑒定規定》,對勞動者進行技術等級考核和技師、高級技師的考評。1994年2月,原勞動部、人事部頒發了《職業資格證書規定》,將專業技術資格和職業技能鑒定納入職業資格證書制度。1994年5月,原勞動部對職業技能鑒定實行社會化管理。

“十一五”期間,我國經濟發展和就業形勢都對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提出了新挑戰。提升勞動者素質能力、加強對技能人才的培養,實現由數量就業向素質就業轉變,成為根本出路。

2003年12月,北京,全國人才工作會議明確提出,高技能人才是國家人才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將高技能人才提升到與高層次人才并列的高度。全面加強高技能人才工作由此發軔,一系列重大政策不斷出爐,制度不斷創新,與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勞動法》《職業教育法》《民辦教育促進法》《就業促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交相輝映,構筑起技能人才工作的法律政策框架,為新時期高技能人才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撐。

2006年,《關于進一步加強高技能人才工作的意見》應運而生,意見明確提出,要建立起培養體系完善、評價和使用機制科學、激勵和保障措施健全的高技能人才工作機制,成為我國高技能人才政策制度基礎。

2010年,《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出臺,首次將高級能人才隊伍建設納入國家人才隊伍建設總體規劃,提出了高技能人才未來十年發展的“硬”目標。2011年,作為綱要的配套規劃,《高技能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規劃(2010-2020年)》發布,成為10年間我國高技能人才制度建設規范。這標志著我國國家層面對于高技能人才建設的目標、舉措、載體、投入均已明確。

使命在肩,步履所達。近年來,從開展技能振興專項活動到全面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從推動技工院校改革創新發展到對“十三五”技工教育繪出藍圖;從深入實施高技能人才振興計劃到組織實施職業技能提升行動,從建立職業資格證書制度到清理規范職業資格相關活動,再到減少職業資格許可認定工作……人社部門一路砥礪前行,高技能人才工作成就顯著,一樹繁花春似海。

技能人才總量大幅攀升,人才素質明顯提升。目前,全國技能勞動者總量近1.7億人,高技能人才近4800萬,占技能勞動者比例近29%。

一支門類齊全、結構合理、技藝精湛、素質優良的高技能人才隊伍,正在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加快集結。

激活力添動力

技能人才在“大時代”振翮高翔

2018年全國“兩會”上,一名95后砌筑工出現在全國人大代表的名單中,有媒體報道:“小泥工遇到了大時代”。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對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的渴求前所未有,這是高技能人才大有作為的“大時代”。

從新中國成立后五六十年代“工人老大哥”的榮光,到“下崗潮”后一代工人的失落,一段時間以來,經濟待遇偏低、社會地位不高、發展通道狹窄,導致人們不愿從事技能工作。為了破解痼疾,各級部門直面問題,努力讓技能人才有尊嚴、有出路、有奔頭,開啟了技能人才發展的春天。

解決發展瓶頸問題——

構建技能成長通道。從計劃經濟體制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我國先后通過實行工人技術等級考核、推行職業資格證書制度等方式,對技術工人進行職業技能評價,初步建立起由初級、中級、高級工和技師、高級技師五個等級構成的國家職業資格體系。

為技能人才放權松綁。從2013年開始,人社部牽頭清理職業資格許可認定工作,報經國務院同意共七批取消了434項部門設置的職業資格。放權松綁,讓技能人才就業創業更為便捷,“才富”變為財富的通道更為通暢。公布140項國家職業資格目錄,發布13個新職業,制定修訂90個國家職業技能標準,帶起一支隊伍,興起一方產業。

積極推進技能人才評價機制改革。進一步突破年齡、資歷、身份和比例限制,健全以職業能力為導向、以工作業績為重點、注重職業道德和職業素質的技能人才評價體系。打破職業技能評價與專業技術職稱評審界限,貫通高技能人才與專業技術人才職業發展通道,有力打破技能人才職業發展的“天花板”。開展企業技能人才自主評價,引導和鼓勵人才把“論文”寫在車間里、寫在流水線上。

解決待遇不高問題——

2018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把提高技術工人待遇上升到全局高度,提出要實現技高者多得、多勞者多得。各地相繼實施工資激勵計劃,提高技術工人收入水平,在人才落戶、職稱評審、學歷認定等方面,給予技能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同等重視。

解決榮譽感不強問題——

開展評選表彰活動。1995年,原勞動部會同46個行業主管部門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建立了中華技能大獎和全國技術能手評選表彰制度。截至目前,高技能人才表彰活動共舉辦14屆,表彰“中華技能大獎”獲得者260名、“全國技術能手”3028名(不含競賽授予),2729名高技能人才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技能競賽如火如荼。我國職業技能競賽始自上世紀50年代的企業工人技術比賽、技術比武等活動。從2014年開始,我國每年舉辦國家級一類大賽近10項、國家級二類競賽50余項,參與競賽人數達到1000多萬人,涉及的競賽職業工種有上百個。同時,各地區也結合實際組織開展了各類省級競賽活動。

世界技能大賽被譽為“世界技能奧林匹克”。我國2010年加入世界技能組織,2011年首次參加世界技能大賽,至今已參加五屆大賽,累計獲得36枚金牌、29枚銀牌、20枚銅牌和58個優勝獎。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上,中國榮登金牌、獎牌榜榜首,進入世界技能競技領域“第一方陣”。剛剛閉幕的俄羅斯喀山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中國代表團蟬聯金牌榜、獎牌榜、團體總分第一。2021年,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將在上海舉辦,屆時,全球最優秀的技能青年將齊聚中國同臺競技。

蓬勃開展的技能大賽,為優秀技能人才脫穎而出搭建了圓夢舞臺,已有5000余人通過職業技能競賽榮獲“全國技術能手”榮譽,一大批優秀選手晉升了國家職業資格等級。各地競相涌現的技能比賽與世賽形成“矩陣效應”,點燃了年輕人學技能、鉆研技能的熱情,激發出全社會更加尊重技能人才、勞動光榮的社會風尚和精益求精的敬業風氣。

增進感情交流,密切思想聯系。實施高技能人才國情研修規劃,幫助高技能人才了解國情,“用技能報國,不負歷史賦予的光榮使命”成為技能大師的共同心聲;開展高技能領軍人才代表暑期、冬季休假活動,向社會傳遞清晰的崇技尚能信號;在政治舞臺上,“技能面孔”數量大增,黨的十九大上,一批大國工匠響亮發聲。

通過一系列舉措的實施,“知識改變命運、技能成就未來”“崇尚一技之長、不唯學歷唯能力”理念逐漸深入人心,技術工人職業榮譽感、自豪感、獲得感不斷增強,催生出技能人才價值得到體現、能力得到發揮、活力得到釋放的可喜局面。

技工教育實力不斷增強

職業培訓大有作為

2012年,焦喜春大學畢業到深圳一家化妝品公司工作,月薪不足3000元。半年后,他辭職回家鄉的一所技校“進修”。經過一年學習,他成了上海大眾長沙分公司的維修電工,月薪近8000元。 

技能是立業之本。傳承技術技能,技工教育使命在肩。焦喜春的經歷并非個例,這是我國技工教育實力不斷增強的反映,也是就業觀念轉變、“匠心重鑄”的縮影。

轉型升級的鼓點激發著技工教育快馬加鞭,培養高智、高技且獨具匠心的“新藍領”,成為技工教育的重要目標。《技工教育“十三五”規劃》為技工教育事業發展描繪了新的藍圖,處在嶄新歷史方位,技工教育被賦予光榮使命,為推動中國制造“品質革命”奮力前行。

多方參與,塑造高技能人才培養新格局。技能人才培養,不是政府一家獨唱,也不是院校獨舞,需要根植于企業的土壤。目前,技工院校將校企合作上升為技工教育基本辦學制度,校企共同招生招工、共商專業規劃、共議課程開發、共組師資隊伍、共創培養模式、共建實習基地、共搭管理平臺、共評培養質量,“校企雙制、工學一體”的高技能人才培養模式在神州大地處處生花。

緊盯就業和產業發展需求。2018年,人社部頒布《全國技工院校專業目錄》,共設置了15個大類280個專業,列舉了54個專業方向,新增了無人機應用、3D打印、物聯網應用等一大批新專業和專業方向,新興產業亟需的高技能人才正在加速培養。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技工院校2379所,在校生341.6萬人,畢業生就業率保持在97%以上。

解決人才結構性矛盾,最根本的舉措就是廣泛開展職業培訓。從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計劃“春潮行動”到高校畢業生技能就業行動、從化解過剩產能企業職工特別培訓計劃到殘疾人職業技能提升計劃、從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培訓計劃到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計劃,一批技能培訓計劃給相關群體送去了技能,帶來了實惠。隨著國家重大人才工程之一——高技能人才振興計劃的持續實施,全國累計建設698個國家高技能人才培訓基地、862個國家技能大師工作室。目前,全國每年開展政府補貼職業培訓1600多萬人次。

與此同時,面向全體勞動者的職業培訓體系逐步構建。2018年,我國確立并推行面向全體勞動者的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雙師聯合培養”的企業新型學徒制在我國全面推行,技能人才培養模式迎來重大創新。2019年,我國開展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按照行動目標,3年期間,國家將投入1000億元完成培訓5000萬人次,隨著大規模的職業技能培訓的實施,我國勞動者職業技能水平和就業創業能力將得到全面提升。

存糧千斗,不如一技在手。從“授魚”到“授漁”,職業技能培訓是促進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脫貧的根本舉措。2016年7月,人社部、國務院扶貧辦開展技能脫貧千校行動,這一行動被寫進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中。為實現應培盡培、能培盡培,技能扶貧政策供給力度不斷加大。2018年9月,人社部、國務院扶貧辦在全國組織開展深度貧困地區技能扶貧行動。號令一發,全國響應,各地根據實際進一步釋放政策紅利。2018年全年開展貧困勞動力培訓200萬人次,技工院校招收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6.42萬人。2019年,技能脫貧千校行動向縱深發展,技能扶貧沖刺之勢蓄勢待發。

涓涓細流,匯聚成河。一批具有精湛技藝、高超技能和較強創新能力的高技能領軍人才成長成才,技能人才隊伍結構不斷優化,素質不斷提高。

匠心回歸

技能報國成為時代強音 

“中國已經不再是那個只能批量生產他國創新產品的國家了,中國制造正在轉型為中國創造。”在英國廣播公司(BBC)拍攝的名為《中國創造》的紀錄片里,來華采訪的記者發出這樣的感嘆。

沒有一流的技工,就沒有一流的產品。國際經驗證明,技能人才是通向制造業強國的階梯。

從新中國成立以來的一窮二白到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我國經濟實現了從溫飽到共赴全面小康的歷史性跨越。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融入世界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中國制造”走上世界舞臺。黨的十八大以來,更是用創新賦能,中國制造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創造這一奇跡的,正是中國廣大勞動者,特別是數億技能勞動者一雙雙勤勞的雙手。

他們是愛崗敬業的勞動者,是扎根煉鋼生產一線的鋼鐵工人,是從最基層干起的“專家型”橋梁工人,是堅守“最苦”崗位、工作“零差錯”的細紗擋車女工,是進行高壓線路作業、守護萬家燈火長明的電力檢修工……他們在一線成就事業、施展才華,秉持“崗位可能平凡,人生不能平淡”的理念,把職業作為事業、把技能作為追求,用光輝業績書寫人生華章,用行動報效祖國。 

他們是精益求精的堅守者,是在高空中拼接40多萬塊反射面板、吻合誤差以毫米計算的吊裝工人;是加工出精度為0.003毫米的航空產品零件、為國之重器打造最強“心臟”的航天鉗工;是在軟若豆腐般的巖層間精準爆破、誤差控制遠小于最小規定的隧道“爆破王”……他們追求完美、精益求精,認真對待每一次組裝、每一道工序、每一次服務,于尋常中追求極致,用精準吸引世界的目光。

他們是勇于革新的創新者,是潛心研發幾十項成果用于生產實踐的“設備神醫”;是提升企業機床產品加工精度的“研磨大師”;是采油絕技累計創造經濟效益過億元的石油工人;是獨創“一槍三焊”法、讓復興號批量生產成為現實的焊接大師……創新是他們的閃亮名片,他們潛心鉆研,不斷攀登技能技術高峰。

航空航天、交通能源、加工制造、電子科技、社會服務……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各條戰線、各個領域的高技能人才奮戰在生產和服務一線,在加快產業優化升級、推動技術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提高企業競爭力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做新時期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無數高技能人才用奮斗的汗水、精湛的技藝成就了中國速度、中國精度。

質量之魂,存于匠心。伴隨著中國制造業升級的,還有“工匠精神”的回歸。從“四大發明”、都江堰,到青花瓷、中式園林,從魯班刻鳳、庖丁解牛到《考工記》《天工開物》,中國自古就不缺少“工匠基因”。新中國成立后,石油工人們手提肩扛在荒原上豎起鉆機,“兩彈一星”、載人航天事業中技能大師把每次測試做到極致,一大批追求卓越、忘我奉獻的模范人物,閃耀著“工匠精神”的光輝。近年來,中國高鐵亮相巴西里約熱內盧,中國核電設備進入南非核電站,華為、海爾等企業產品熱銷全球,都是新時期“匠人匠心”的代表。

從《大國工匠》《我在故宮修文物》等紀錄片的“走紅”帶給人們感嘆與感動,到國人在海外排隊搶購奶粉、馬桶蓋帶來自省與反思,再到“工匠精神”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帶來欣喜與振奮,“工匠精神”如涓流入海,漸漸在各行業形成共鳴,在全社會匯成共識。

數據顯示,在適齡生源減少的情況下,2016、2017年全國技工院校在校生數量實現兩連增。傾心技能的年輕人越來越多,技能成才、匠心回歸的時代奔騰而來。

從“嫦娥”探月到“蛟龍”探海,從神舟飛天到高鐵奔馳,從“墨子號”遨游太空到“中國天眼”落成啟用,從解答“圓珠筆之問”到建設港珠澳大橋……一個個驚天駭地國之重器的背后,是一名名匠人默默無聞的奉獻,一系列令國人自豪、讓世界矚目的自主創新成果的背后,是新時代中國能工巧匠規模壯大、活力迸發、技藝提升的璀璨景象。

歷史交匯處,技能人才工作立足民族復興偉業,聚焦“中國制造2025”和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圍繞“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東北振興、中部崛起、西部大開發等國家和區域經濟發展戰略的需求,提供技能人才保障和支撐。數以萬計的技能人才在平凡中堅守、在執著中超越,將無限忠誠轉化為彰顯中國的力量。

回顧既往,豪情滿懷。展望未來,信心百倍。技能成才的大好時代已經到來,日益壯大的技能人才大軍,必將助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順利實現!

來源:
熱門推薦
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播放